网易首页-新闻-体育-NBA-娱乐-财经-股票-汽车-科技-手机-女人-直播-视频-健康-房产-家居-教育-读书-游戏-彩票-更多|
rss
网易 > 读书频道 > 正文

采访厂窖惨案幸存者:"血水河"与"绝户堤"

2010-01-22 07:36:30 来源: 红网(长沙) 跟贴 0 手机读书

有一次敌兵竟用刀将两个难民的胆囊挖出,然后用手挤出胆汁,装入随身携带的瓶内予以“珍藏”。除此之外,敌人还用剥皮、焚身、敲脑浆、烫身、剖腹、挖眼、割耳、灌凉水等酷刑,肆意残杀我受难同胞。

厂窖“千人坑”
厂窖“千人坑”

图中所示黑点为厂窖镇所在。厂窖又名汉太垸,原属汉寿县,后划归南县。它由13个小垸组成,总面积50多平方公里,位于烟波浩淼的洞庭湖西北岸、南县的西南角上,三面环水,形如半岛。这里土地肥沃,物产富饶,盛产稻米、棉花、菜油、鲜鱼,是典型的江南鱼米之乡。
图中所示黑点为厂窖镇所在。厂窖又名汉太垸,原属汉寿县,后划归南县。它由13个小垸组成,总面积50多平方公里,位于烟波浩淼的洞庭湖西北岸、南县的西南角上,三面环水,形如半岛。这里土地肥沃,物产富饶,盛产稻米、棉花、菜油、鲜鱼,是典型的江南鱼米之乡。


即使是在64年后,那如同刻进心底的惨痛记忆仍然会刺痛心灵。

今年12月初,记者在厂窖惨案发生地——益阳市南县厂窖镇采访,当听到从当年日军刺刀下逃生的幸存者,叙述那些恐怖的日子时,仍然觉得不可思议——那到底是人间还是地狱?人怎么可以这样泯灭自己的良知,去屠杀自己的同类?

幸好,我们还有幸存者来见证历史。可是,这些经历伤痛的历史见证人,已日渐减少。

郭鹿萍:身体被刺穿后麦田里逃生

在夜色笼罩的灯光下,从日军刺刀下逃生的郭鹿萍老人撩起衣服,露出了被日军刺刀刺穿过的腹部。肚脐上面,一块肉深深陷了进去,不仔细看,就如同长有两个肚脐。

12月4日晚上,82岁的他再次回忆那一场景时,仍然愤怒不已。

“1943年5月9日前两天,我们那里(汀浃洲)人来人往,到处是逃难的人,日本人的飞机在天上来回扫射。”他回忆说,逃难的人带了大堆小堆的东西,当时厂窖地上、河里到处堆满了衣服、被子、粮食等各种物资。

郭家当时开了一个药铺,5月7日,家里已经把女眷和弟弟全部送到桃江避难去了,父子俩舍不得丢开家,就留守在家里。可形势越来越紧张。他和父亲离开了家,躲到了不远处一个李姓大户家。那个屋子最后躲了100多人。

1943年5月9日,十多个日军包围了房子,把他们赶到了附近一个小学的坪里,100多人被分成三群,用绳子绑住右手连在一起,然后要他们靠墙站住。就在他们惊惶不定的时候,日军操起刺刀就捅进了排在第一个的曹木匠身上。曹喊了声“日本鬼子真的杀人啦”随后歪倒在地。

郭老告诉记者,他被刺刀从肚脐上面一寸处刺进,从右肋骨处刺出。后面补刀的日军又在他前胸处捅了八九刀,幸亏不深,才得以存活。

日军走后,还有几个人没有当场死亡,有些人的肠子露了出来,痛苦的呻吟一直不断,有人喊着要喝水……后来慢慢地,他失去了知觉。半夜的时候,他从昏迷中醒来,费了半天的劲才解开手上的绳索,然后向附近30米处的麦田爬去。短短的三十米,他估计自己至少爬了一个多小时。

带着重伤,他在麦田里的死尸中间躲了一天两夜。伤口失血很多,他就吃旁边的一些青豆。日军退去之后,他才被人发现,后来居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。

刘银山:在死尸堆里活了下来

1943年,他在这里死里逃生,侥幸从日军的刺刀下活了下来。12月5日,在充满田园风味的家里,他艰难地回忆着那一幕。

全成村离厂窖不远。那时属于汉寿县作新乡五保的第四甲。1943年的5月9日之后,一批又一批的日军进入这里。

他和20多人躲进了屋前的那条沟里,结果被日本人用刺刀捅杀,13人被杀。其中就有他的父亲。

“我被捅了几刀,有一刀从我腋窝这里刺进来,很深,流了很多血。”刘银山老人脱下衣服亮出明显的伤疤,说他后来就躲在死尸堆里,居然活了下来。

不到3天,这个甲近200人被杀了,其中还有不少是外地逃难的难民。在他家附近的一条废堤上,日军先后强迫200多个老百姓跪倒在地,然后架着机枪扫射,大部分的人被杀掉了。

刘老握紧了拳头说,当时村里有个年轻汉子被抓后绑到树上,鬼子用刺刀捅进他的肚子,让他活活死去。一个妇女在几个鬼子轮奸后,竟然又用刺刀捅进她的身体,把皮肉绞碎。杀人之外,日本鬼子还疯狂地烧毁房屋。刘老说,当时他们村的房子多是茅草房,一烧就没有了。第四甲40多户人家,就只有3户人家的房屋没有被烧掉。一个村就这样被他们毁掉了。

“我们隔壁的瓦连堤,70多户被杀绝,那条堤后来被称做绝户堤。”

希望能得到日本赔偿和道歉

没有向日本索赔,一直是郭鹿萍的遗憾。

1994年,他的侄子看到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消息,告诉了他民间对日索赔的消息,于是他就写信给民间索赔发起者童增写信。不久后,童增回信告诉了他民间索赔的程序。但由于经济等多方面的原因,郭老没有成行。

据邓德安介绍,由于缺乏组织者和经济方面的原因,厂窖遇难者的家属、幸存者目前还没有一个正式向日本提起索赔的程序。

郭鹿萍老人说,他希望得到日本人的赔偿,得到他们的赔礼道歉。

(本文来源:红网 作者:倪志刚) 谌旭彬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网易首页-新闻-体育-娱乐-财经-汽车-科技-数码-手机-女人-游戏-论坛-视频-博客-房产-家居-应用-微博
意见反馈
About NetEase - 公司简介 - 联系方法 - 招聘信息 - 客户服务 - 隐私政策 - 网络营销 - 网站地图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
©1997-2021